少妇白洁(深入白洁)-若只初见
<output class="inana"></output>

bobvip16 > 暗杀 > 少妇白洁(深入白洁)
字体:      护眼 关灯

少妇白洁(深入白洁)

 林大夫跟张洁正的热吻中,一位患者家属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患者病情发作,他是来找值班大夫,看到林大夫办公室里亮着灯,并且看到门牌上写着医生办公室的字样,便闯了进来。

  没承想他却看到不该看的一幕。使他们之间都很尴尬。

白洁


  “我啥也没看到。”那位陌生的男人脸红脖子粗的跑了出去,似乎他做了一件丢人的事。不敢见人。

  这次意外使林大夫和张洁心惊胆战,多亏不是被医院里的人撞见,如果是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

  林大夫跟张洁有收敛,他们不动声色的听着消息,看着那个患者家属会不会去检举他们。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如果林大夫跟张洁这件事要是被宣扬出去那还了得。

  他们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度过一天又一天,没有一丝的风吹草动,使他们紧张的心落了下来,林大夫在这期间还经常去那位撞到他好事的那位患者病房,对患者和家属问寒问暖,使那位撞见他的老兄感激涕零。

  直到这位患者出了医院,林大夫和张洁的心才塌实。

  “这些天吓死我了。”张洁来到了林大夫办公室,一边喝水一边说,“那个家伙终于出院了,我的心才放到肚子里。”

  自从有了上次的亲密接触,张洁对林大夫就更加亲近起来了,虽然上次他们并没有上床,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距离。

  林大夫抱住张洁刚想亲吻她,张洁慌忙的把他推开。“不,不能这样,如果要是被别人知道,咱们会让吐沫淹死的。”

  “可我太想你了,咋办啊。”林大夫焦急似渴的说。

  “等你找到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张洁脸色羞红的说。

  林大夫点燃一支烟深思熟虑的说,“要不去你家咋样?”

  “不行。”张洁果断的说,“我有女儿,这样对女儿影响不好。”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林大夫有些烦躁的说,“你让我咋办啊?”

  张洁也有些沉默,她也想不出啥高招。

  张洁家附近有个废弃的防空洞,虽然她每天下班都路过这座防空洞,但她没有在意过,对它的存在熟视无睹。

  终于有一天张洁看到有几个小孩在防空洞的上面进进出出,这个发现使她大喜过望。第二天她就跟林大夫说了她的发现。

  林大夫喝着茶细细的琢磨着,他没有像张洁似的马上做出了反应。而是深思熟虑的起来。“有孩子钻防空洞?”

  “恩。”张洁点点头。

  林大夫吐着烟圈。双眉紧锁,“这些孩子可靠吗?”

  “你指的是啥?”张洁不解的问。

  “我是说如果咱俩进了防空洞,被这群孩子撞见咋办?”林大夫说。

  这个问题张洁并没有想。她只是被她的新发现迷失了自己。

  “这个……”张洁支吾着。

  “下班时我去看看。”林大夫说。“张洁你想我了吗?”

  “去。没正经的。”张洁撒娇的说。

  “下班后,我在前面走,你在离我距离远点。”林大夫在精心策划着他们偷情的方案。“我如果进了防空洞,你过一会再进去,记住进去之前,看好四周有没有人。不能掉以轻心,一定得观察好,这可不是闹戏呢。”

  张洁不住的点头,

  如果等到下班也许不会发生意外,可是自从张洁告诉了林大夫这个秘密的洞口后。林大夫就坐立不安起来。他早已经心猿意马,魂飞天外了。他太想早点得到张洁那香艳性感的身体了。

  他一刻都坐不住。在地上踱来踱去。想着跟张洁在一起那美妙的时刻。

  他拿起了电话给张洁打了过去。

  “张洁,我们用中午休息时间去防空洞咋样?我现在太想你了,恨不得马上跟你在一起。”林大夫说。

  张洁脸色潮红,目光迷离的看着林大夫,动情的说,“我也想你。”

  “你先进防空洞。你在那里等我,我随后就过去,与你幽会。你看咋样?”林大夫建议的说。

  “一切都听你的。”张洁说。

  “那就这样吧,先去食堂吃饭,吃完饭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林大夫说。

  午后的阳光像火一样的炽热。张洁走在大街上,热浪滚滚而来,夏天的晌午总是很闷热的。街上行人稀疏,这时候人们如果没有事情都不上街,张洁向家的方向走去,她家不在市区,有些偏僻,她很快就来到了防空洞旁。她四下望了望,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一个行人,大概都被这火热的天气困在家里。

  张洁走进了防空洞,真是天赐良机啊,竟然没有一个人,防空洞在一个坡上面。张洁来到防空洞的上方。她从没有钻过这个防空洞,对这里她并不熟悉,她发现防空洞门是锁着的,两扇对开的门上有一把铁将军,但门的对开处有缝隙,因为她经常看到孩子们钻防空洞都是从防空洞的上面门的缝隙钻进去的。

  张洁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钻起防空洞很不方便,但为了爱情,为了跟心上人相见缠绵,这算啥啊,大不了回家把裙子洗了。她来到防空洞门上,又四处望望没发现没人,便用脚将对开的门瞪出了缝隙,顺着缝隙出溜的钻了进去。

  防空洞里很黑,而且很凉爽,跟外面的温差变化很强烈,使张洁为之一爽。但她很快就被防空洞里的黑暗吓住了,她恐惧了起来,张洁进了防空洞没敢往里面走,透过防空洞的门缝不停的向外面张望。还没有看到林大夫的身影,林大夫不会不来吧?她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

  林大夫始终在盯着张洁。当他看到她进了防空洞,他并没有猴急的跟着进去,他在外面认真的观察,确定属实没有人,便慢慢的往防空洞上方移了过去,

  然后他不慌不忙的钻了进去。

  “你咋才进来?”张洁把刚从防空洞上下来林大夫抱在怀里,抱怨的说。“把我急死了。”伸手向他的裤子里掏去。

  “进里头去。”林大夫提醒道。

  “不吗。”张洁撒娇的说。

  林大夫裹挟着张洁往防空洞里面走去。

  林大夫搂抱着张洁感受到她那富有弹性的肌肤的舒服感。和压迫感。还有就是张洁身上飘逸的女人的香味。这种味道使他心猿意马。

  由于防空洞里比较潮湿,没有可以休息的东西。他们只好站立着做爱。

  他们俩的身体像燃烧的干柴,被欲望之火熊熊燃起。他们疯狂的做爱,忘乎所以,不知道在黑暗里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也是这双眼睛断送了他们的前程。
 那双明亮的眼睛就是陶明,林大夫跟张洁疯狂的做爱被陶明瞧个正着。他非常愤怒,偷偷的溜出了防空洞。让二狗子给民兵连长报了信。

  张洁从那遥远的岁月里走了出来,她现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陶明的出现使她想起这些陈年的旧事,

  陶明那时候伤害了她,可是陶明现在咋又跟女儿白洁搅在一起,这使她匪夷所思,真是物是人非啊,当年她还是个中年妇女,现在却变成了老年人。她没明白白洁有老公为啥还跟陶明在一起,再说陶明对她的伤害白洁也知道啊。咋会这样呢?她百思不解。

  这期间陶明又来看望张洁好几次,都是跟白洁来的。他们好像是一对夫妻似的,再观冯明就显得非常孤单,他总是一个人垂头丧气的来照顾她这个岳母。

  张洁出院后,白洁给她找了个保姆,由于她工作忙没有闲暇的时间照顾母亲,做为企业白领有颇多的应酬使她们忙的不可开交。

  母亲回到了小区,使白洁塌实的工作开来。

  “白洁,你来一趟。”教练打电话来找白洁,放下电话,白洁就向教练办公室走去,路上她在琢磨着教练找她会干啥?不会还想吃她豆腐吧。

  白洁怀揣小兔子,她知道教练很色。敲门声把白洁自己吓了一大跳,

  “请进。”房间里传来教练的声音。

  白洁推开虚掩的门。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教练靠的老板椅上,傲慢的盯着白洁。

  “教练,您找我。”白洁小心翼翼的问。

  “恩,你坐吧。”教练皮笑肉不笑的欠了欠身子。

  白洁在一排沙发上坐了下来。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你的那个同学很有钱是吗?”教练问。

  “你指的是陶明吧?”白洁反问道,其实她知道教练问的是陶明,她经意的想确定一下。

  “是的。”教练肯定的点了点头。

  “当然了。”白洁说,“他开了一家大公司。比较赚钱。”
少妇白洁和陶明的故事
  白洁一提起陶明就特别兴奋,似乎想在教练面前证明,她的后台也很硬,不要让教练胡来。

  “白洁,你觉得我们这个企业是改制好还是不改好?”教练端坐起来。认真的盯着白洁,把白洁盯得直发毛。

  “这个……”白洁支吾着。“这么个大的决定我咋能轻易的说出我的意见啊。”

  “没事,说说无妨”教练鼓励着说。

  “教练,您找我来不是为了讨论这件事的吧。”

  “就是,”教练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水。“我想听听你的真知灼见。”

  “我?”白洁不解的望着教练。

  “现在咱们公司转制是必然趋势,”教练又点燃一支烟,不紧不慢的说。“简人增效是必然的,得有一大批人员下岗。”

  白洁浑身一惊,下岗不会论到她吧?她在问自己。教练单独把她找来说这些干啥?她在心里揣测着。

  “剩下的人员全部高薪聘用。”教练色迷迷的瞄了白洁一眼,“到时候我就在这儿董事长,这个公司跟我个人的差不多,我一手遮天了。”

  白洁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和残酷,就眼前这个像赖蛤蟆似的男人,却有着掌握人们命运的权利,而且还是个色狼。面对这个色狼,像白洁这样漂亮的女人将咋样面对,这可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你觉得是挣高薪好。还是回家好?”教练离开了他的老板椅来到白洁身旁,顺势坐在白洁身边的沙发上,一股甜润的香味飘向教练的鼻端。酥了教练的半截身子。

  白洁身着一袭红色的超短裙,白洁喜欢红色,她的衣服几乎都是红色的,像她的性格一样的火热。

  红色的超短裙配着白洁白皙的皮肤,显得她更加白净和高贵。白洁这身打扮十分性感。红色的露脐装,随着她身体的动作,时不时的使露脐装跟超短裙脱节。白洁白嫩细腻的肌肤就裸骡出来,非常惊艳。

  教练呆若木鸡的楞在那里。眼球似乎能盯进白洁的肉里。超短裙包裹不住她娇美的身体,上翘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也乍泄了出来。十分香艳。

  教练抚着白洁的香肩,白洁慌忙躲闪。

  “白洁,你真美。你不但美而且浑身上下芳香四溢。”教练赞叹着说。

  “教练,要是没啥事,我回去了?”白洁站立起来。

  教练浑身上下像团火似的燃烧开来,使教练魂不守舍。心猿意马。

  “忙啥的?”教练笑眯眯的说,“再待一会儿。忙啥的。”

  “我得去工作了。”白洁扭身就要走。

  “工不工作还不是我说了算。”教练得意洋洋的说。

  “我要把我手头的工作做完,”白洁边走边说。“越压越多,虽然你说了算,但活还得我干,到啥时候越积越多,躲是躲不过的。”

  白洁逃出了教练的办公室,惊出了一身冷汗。

  “白洁,老硬找你干啥啊?”庞影问。“不会吃你豆腐吧?”

  “你没正经的。”白洁嗔怪的道。“咋又出来个老硬啊?”

  “硬度不够的简称,”庞影说,“现在啥都用简称。”

  “这个简称要比他那全称好听多了。”白洁说。

  俩个女人唧唧喳喳的聊了起来。

  “我觉得老硬始终惦记着你这块肥肉。”庞影凑了过去在白洁身上嗅了嗅“不像被那个赖蛤蟆啃过的,还很醇香。”

  “缺德,你品酒呢?”白洁捶了庞影一拳。“你就对这事敏感。”

  “我这叫关心你。”庞影白了白洁一眼。“不能眼睁睁的看到我的好朋友被狼给添了,我要做个护花使者。”

  白洁打开电脑,她不想再理睬庞影,跟她越说越多。

  这时,白洁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白洁手机来短信了,她慌忙的掏出水红色的手机,打开翻盖,一条短信过来了。

 白洁少妇,忙吗?

  下班我来接你。工作顺利吗?辛苦吗?

  关心你的明

  白洁看到陶明的短信心里一热。

  “谁来的短信?看把你美的。”庞影问,“脸都红了,好像火烧云。”

  “不告诉你。”白洁娇嗔的说。

  “情人。不然你不能这么激动。”庞影刨根问底的问。

  白洁不理她,把自己的网号挂了上去,她想聊聊天,这些日子挺郁闷了。

  白洁刚上线就有个叫情圣的网友加了进来。

  情圣:你好,美女。

  白洁的网名叫。红颜。

  红颜:你不认识我,你咋知道我是美女?

  情圣说。凭直觉,要不我咋叫情圣呢?

  红颜:看来你是情场老手,跟你这样的人聊天很危险,弄不好就陷进去了。

  情圣给红颜发过来一个qq表情。是九十九朵玫瑰,白洁非常喜欢花,看到这么漂亮的花,心情豁然开朗。

  红颜:哇噻,花真美丽。

  情圣说,送给你的美丽的女人。

  红颜:你的嘴巴好像抹了蜜,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

  情圣:不是,只对你这样,因为我凭嗅觉觉得咱们有缘。他又发过来帅哥鼓掌的qq表情。

  白洁看了非常开心。

  “跟那位帅聊得这么开心?”庞影凑了过来。

  “跟一个花心男人聊天。”白洁调侃道。

  这时候白洁短信又来了,白洁拿过手机,又是陶明的短信。

  我已经到你单位门前了,等你下班。

  明。

  白洁突然想起手机短信有点像旧时代的电影里的特务联系暗号。想到这白洁抿嘴乐了。

  “白洁,你保准有情人了。不然你不会这么快乐。”庞影说,“告诉姐,他是帅哥还是大款?”

  “庸俗,你就知道钱。感情能用钱来买?”白洁抢白的说。

  “咋不能,不信我给你念一条短信,”说着庞影就掏手机。

  “你就会掏弄古怪的短信。”白洁说。

  “我给你念现在美女宣言。”庞影不管白洁听不听便念了起来。

  “把六十岁的男人思想搞乱,把五十岁男人家产霸占,让四十岁男人妻离子散,把三十岁男人腰杆弄断,让二十岁男人出门要饭。”

  没等庞影念完,白洁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的了。

  电脑里不停的响起滴滴声,那是情圣在跟白洁说话。

  白洁已经心不在焉了,因为门外陶明正等着她呢,她恨不能马上下班。下班时教练来到白洁的办公室。

  “庞影,白洁走我请客,你俩今天可以随便宰我,”教练诙谐的说,“看那块肉好就剁那块。”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庞影不无嬉戏的说。“教练请客,不会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你以为我摆的是鸿门宴?”他们边说边往外走。

  “嘟,嘟……”门前停着一辆高档轿车响起了喇叭声。白洁明白那是陶明的车。

  “教练,庞影不好意思,”白洁解释说,“我有约了。”

  陶明将车泊了过来,打开车门。热情的对庞影和教练说,“都进来,我送你们。”

  庞影不客气的钻进了车里,教练尴尬的僵在那里。

  白洁说,“走啊教练,我请你们。”

  教练支支吾吾的说,“改天的。”

  白洁只好钻进车里,庞影俏皮的对着教练做着飞吻,

  “教练,你不去我们先走了,”陶明说。

  “好的。再见。”教练的脸色很难看。

  陶明也钻进了车里,轿车一溜烟的不见踪影。

  教练在心里发誓,早晚有一天我让你俯首称臣,敢跟我抢女人。

  林大夫感受到了张洁身体的美妙,跟她做爱非常爽。防空洞里弥漫着淫声浪语和激越的呻吟声,正是这种声音,激怒了黑暗中的那双眼睛。。

/王姬不容易/青梧希/打开玄关的秘诀/天山一尘/四方神界/闫朔。
/俏无常/铭记药铺/飞来巨款/疯狂香蕉/钟声/姽婳莲翩。
/吞魂路/闻笑2月25日,暗杀师生们共同举行了特别的仪式,亲手采摘自己的劳动成果,满筐的青菜挨挨挤挤、郁郁葱葱,让每一个进入?农场?的人都无比欢喜。
参与的同学把这次活动亲切地称为圆桌?会议?。
?她说,21世纪是一个高度信息化的互联网时代,学校围墙再也无法阻隔网络的渗透,作为互联网时代的班主任,要主动迎接互联网传媒的冲击与挑战,充分利用互联网的特点,及时更新德育观念,优化德育环境,拓展德育模式,建构适应互联网时代特点的班级德育框架。
为支持乡村教师专业发展,促进城乡教育资源均衡优质,山东省优秀乡村青年教师培养奖励计划人选参加活动。
高一(3)班 阎润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