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小说(H)黄文写的小说大全-若只初见
<output class="inana"></output>

bobvip16 > 暗杀 > 黄文小说(H)黄文写的小说大全
字体:      护眼 关灯

黄文小说(H)黄文写的小说大全

1.黄文小说(H)
2.黄文写的小说大全
3.黄文
4.小说白洁
5.黄文总结

“这是怎么了呀…..啊….好怪”我对欣雨的感觉喜出望外,卫玲箍住欣雨的腰。

  “啊……对不起…黄文(老公)…..我想上厕所……….啊啊….嗯…….好怪的感觉…..不过..啊……好舒服”我大喜望外“快,欣雨,抱紧我”我手一紧,欣雨浪叫不断“黄文(老公),快放我下来,我要上厕所”

  忽然欣雨大叫一声,身体紧绷,死死抓住我头发,不受控制起来。欣雨真是给力,我不给欣雨喘息时间,再一次进攻,这回没过多久欣雨又一次完蛋,她已经半昏迷状态了,不顾少女矜持一直在大声叫。我越来越疯狂,欣雨完了六次,我才收工。

  欣雨软的像个软体动物,昏昏沉沉的任人摆布。我一把拽过卫玲,目睹这一盛况的卫玲早已饥渴难耐,我直接就来。我抱过迷迷糊糊的欣雨吻着,让欣雨坐在卫玲脸上,卫玲一把被我弄的哼哼唧唧,一边给欣雨弄着。

  卫玲自己玩了许久,我没有弄多久她便来了一次。卫玲换作她最喜欢的姿势,我给欣雨弄,卫玲母女接吻在一起。我和卫玲同时达到巅峰,三人累的果拥而眠,也顾不得狼藉的床单了。第二天欣雨满脸通红的看了录像,才知道自己昏迷后我们三人的盛宴。
黄文小说(H)
  温柔乡是英雄冢,我沉浸在母女二人的温柔乡中,丝毫没有感觉到外界的悄然剧变。这世间繁华流转,沧海桑田,在历史长河的激流中,总有弄潮儿中流击水,越是大风大浪,才越能锻炼出一个人的坚韧伟岸,枭雄霸主由此层出不穷,正所谓时势造英雄也。

  人生能有几回搏,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莫欺少年穷,咸鱼翻身屌丝逆袭,有时真的只需在关键地方激流勇进背水一战。

  高考完正是欣雨最放松的时段,而我可不一样,连旷一个月的课可够我受的。欣雨报考了商学院,明显是卫玲希望欣雨接手商厦公司。那么我下一个目标就是入主这个商厦,财色双收。

  我和卫玲有着肌肤之亲,内部关系硬的很,但是摆平外部,就需要真才实学。

  我的金融硕士学位还不够格,我要辅修经商管理,这么一来我还可以和欣雨一起上课,防备有人挖我墙角。现在计划已定,需要做的就是摆平我们导师了。

  我们导师白洁虽然已是近五十岁的女人了,但是生活优渥保养得当,所以还是姿容秀丽、风采绰约,雍容华贵。白洁和卫玲都诠释着岁月从不败美人这句话,但是卫玲只能是个贵妇人,白洁身上多了一种知识分子的傲洁大方,就像第一夫人,有种从容的气质在身上。。

  我打听不到我们导师的个人喜好,连她丈夫是谁都没有消息。无奈只好买了一瓶八二年拉菲和一盒古巴雪茄,傍晚去导师家里送礼。导师家里出乎意料的富丽堂皇,想来她丈夫也不是等闲之辈。高档茶几上只有两盏茶具,看来她的丈夫儿女应该不常回家。

  “张同学,请问最近你去哪了?一个月不来学校,你还要不要硕士学位?”导师很不满,但是碍于我的厚礼,没有发作。

  白洁身着一袭黑色长裙,一直玉簪贯穿发髻,画着精致淡妆,古朴典雅。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贤淑的坐着。
黄文写的小说大全
  “对不起,导师,我家里出了事,实在没有办法”我拿出一份文件,“这是我毕业论文,我希望能够提前毕业”白洁接过去仔细阅读,满意的微笑着。岁月在眼角留下的少许鱼尾,我仿佛只能从中咀嚼出馥郁的芳香,而不是沧桑。

  慢慢靠近了她,胳膊从她身后绕过,指着文件给她讲一些学术见解,然后装着不经意的把手放在她的肩头。白洁没有拒绝,反而把头轻轻靠在我的怀里,我闻到白洁身上一股檀香。卫玲是半推半就,而白洁就是主动配合了。她已察觉到我的真正企图。

  白洁还在低头看稿“你的毕设漏洞很多,但是是否可以达到毕业标准,那就要看你表现了。”

  总有一样东西让你沦陷,对于白洁来说不是烟酒也不是金钱,那么一定是男人。我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我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白洁了。

  我慢慢靠近了她的脸庞,小心的吻着她的耳朵“白洁啊,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双手搂住白洁的腰摸着她的大腿,出乎意料的很有弹性,看来白洁平时有氧运动做了不少。

  老女人就是能磨,生活经历得多,经验也是特别丰富,可能都习以为常了,白洁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开我“小张啊,你这是恋母情结,我是个老女人了,你要冷静”真是考验我的耐性“白洁啊,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身体,迷于声音,醉于深情。和年龄有什么关系呢?”

  白洁起身给我倒茶“小张啊,你是个人才,我也一直欣赏你,让你毕业了以后可见不着了啊”
黄文
  我本想做个一锤子买卖,看来白洁是要放长线了:想要毕业,那就以后还得来。“你师父在工商局当局长,身体力不从心了还每天应酬,你常来看看我,多好啊”

  言外之意,这死老头子身体不行了还不着家,我需求强很需要你,你放心来,以后前途上不会亏待你,各取所需。这还真是个意外收获。老女人真是沉着,细腻和老道。

  我从她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她,“一日为师,终身为母,我求之不得”白洁呼吸急促起来“年轻人,果然不一般”。我不知是我的宝贝不一般还是情商不一般,但我提前顺利毕业是板上钉钉了。

  白洁坐到我的腿上,兰花指轻巧的端起一杯茶水,风度翩翩的喂给我喝“苏轼有诗云,十八新妇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意思她老牛吃嫩草,多少对我有点不好意思。

  老女人真是麻烦,尤其是知识分子,和我们这些脱裤子就想做的人简直不是一个阶层。

  我把白洁发簪拔去,一头柔顺但参杂华发的秀发披到肩头,舔着白洁的耳朵“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小说白洁
  白洁背过身去,把黑色长裙背后的拉链转向我,我慢慢的往下拉,一直拉到臀部上部,然后拉下袖子,露出诱人的香肩和黑色的胸罩。白洁不给我爱抚的时间,她站起身来,把裙子整个拉下扔到一旁,背对着我跳起一段天竺的舞。

  白洁的一套黑色简朴的内衣更显出一种古朴的气质,天竺风情的舞蹈显得腰肢柔软风情万种,单单看背影,很难相信这是已经绝经的老女人。

  我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边欣赏的看着,一边展示自己。白洁回过头来,被我的尺寸和我强健的肌肉着实吃了一惊。“天啊,年轻人发育的真好”

  白洁跪下,给我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我浑身就象触了电似的震颤。我抱起白洁压倒在沙发上,一使劲扯掉她的胸罩。“哦,亲爱的轻点,我可是一把老骨头了”

  白洁的皮肤竟然是出奇的滑腻柔嫩,比我以前触摸过的任何小姑娘的皮肤更加配得上“滑腻”这个词汇。

  我拉下白洁的内裤,白洁开始剧烈的呼吸,“来吧,我等不及了,来吧”
黄文总结
  “白洁,你还没准备好,会疼的”白洁焦急的说:“疼才有快乐,来吧,暴风雨猛烈些吧,不要怜惜我”我再不客气。“啊,啊,好大,快弄我”

  白洁就像久旱逢甘霖,热情高涨,一旦做起来把礼教矜持都抛的一干二净。大叫不断。“啊啊,好久没有….啊…这么舒服了…..你真是我的…嗯….好儿子….,”熟妇的经验,确非初尝禁果的少女所可比拟的。

  我相当舒服,白洁配合的天衣无缝,真不愧为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一代尤物。

  白洁转身面对我,我伏下身子去,再吻住她的红唇,两条舌头纠缠不清。我直捣黄龙,白洁又痛又麻、又酥又甜、又酸又痒,脸上表情痛苦而又快乐。

  白洁猛地起身一把按倒我,改为她主动。

  白洁看样子不要命了也要弄。我可害怕起来,真个把老女人弄死了我可脱不了干系。

  我双手抱紧白洁,把白洁放倒,只想着赶快让她满足。

  白洁却是一脸的享受,没点要完的意思。我只好尽情地使劲挑逗着。

  白洁终于开始轻微的颤抖,语无伦次的叫“啊..啊…..弄死我…..来了…要来了….我”白洁突然一僵,像个自杀袭击的日本人,瞪大双眼死命瞪着我,全身绷紧表情狰狞而享受,筛糠一样的抖起来。

  白洁瘫软下来,简直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了,气若吐丝。这估计是白洁人到中年以来第一次这样,她满意极了,温柔的看着我,用尽力气躺在我怀里,我拖着疲乏的步履,抱到白洁的大卧室里果拥而眠。

  白洁第二天醒后,浑身无力,却是神清气爽。白洁和我坐在阳台精致典雅的茶亭用茶。“小张,我已经同意你提前毕业了,这段时间里你有什么打算?”

 老女人就是能磨,生活经历得多,经验也是特别丰富,

黄文

可能都习以为常了,白洁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开我“小张啊,你这是恋母情结,我是个老女人了,你要冷静”真是考验我的耐性“白洁啊,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身体,迷于声音,醉于深情。和年龄有什么关系呢?”

  白洁起身给我倒茶“小张啊,你是个人才,我也一直欣赏你,让你毕业了以后可见不着了啊”

  我本想做个一锤子买卖,看来白洁是要放长线了:想要毕业,那就以后还得来。“你师父在工商局当局长,身体力不从心了还每天应酬,你常来看看我,多好啊”

  言外之意,这死老头子身体不行了还不着家,我需求强很需要你,你放心来,以后前途上不会亏待你,各取所需。这还真是个意外收获。老女人真是沉着,细腻和老道。

  我从她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她,“一日为师,终身为母,我求之不得”白洁呼吸急促起来“年轻人,果然不一般”。我不知是我的宝贝不一般还是情商不一般,但我提前顺利毕业是板上钉钉了。

  白洁坐到我的腿上,兰花指轻巧的端起一杯茶水,风度翩翩的喂给我喝“苏轼有诗云,十八新妇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意思她老牛吃嫩草,多少对我有点不好意思。

  老女人真是麻烦,尤其是知识分子,和我们这些脱裤子就想做的人简直不是一个阶层。

  我把白洁发簪拔去,一头柔顺但参杂华发的秀发披到肩头,舔着白洁的耳朵“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白洁背过身去,把黑色长裙背后的拉链转向我,我慢慢的往下拉,一直拉到臀部上部,然后拉下袖子,露出诱人的香肩和黑色的胸罩。白洁不给我爱抚的时间,她站起身来,把裙子整个拉下扔到一旁,背对着我跳起一段天竺的舞。

  白洁的一套黑色简朴的内衣更显出一种古朴的气质,天竺风情的舞蹈显得腰肢柔软风情万种,单单看背影,很难相信这是已经绝经的老女人。

  我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边欣赏的看着,一边展示自己。白洁回过头来,被我的尺寸和我强健的肌肉着实吃了一惊。“天啊,年轻人发育的真好”
豪门神婿-豪门神婿
  白洁跪下,给我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我浑身就象触了电似的震颤。我抱起白洁压倒在沙发上,一使劲扯掉她的胸罩。“哦,亲爱的轻点,我可是一把老骨头了”

  白洁的皮肤竟然是出奇的滑腻柔嫩,比我以前触摸过的任何小姑娘的皮肤更加配得上“滑腻”这个词汇。

  我拉下白洁的内裤,白洁开始剧烈的呼吸,“来吧,我等不及了,来吧”

  “白洁,你还没准备好,会疼的”白洁焦急的说:“疼才有快乐,来吧,暴风雨猛烈些吧,不要怜惜我”我再不客气。“啊,啊,好大,快弄我”

  白洁就像久旱逢甘霖,热情高涨,一旦做起来把礼教矜持都抛的一干二净。大叫不断。“啊啊,好久没有….啊…这么舒服了…..你真是我的…嗯….好儿子….,”熟妇的经验,确非初尝禁果的少女所可比拟的。

  我相当舒服,白洁配合的天衣无缝,真不愧为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一代尤物。

  白洁转身面对我,我伏下身子去,再吻住她的红唇,两条舌头纠缠不清。我直捣黄龙,白洁又痛又麻、又酥又甜、又酸又痒,脸上表情痛苦而又快乐。

  白洁猛地起身一把按倒我,改为她主动。

  白洁看样子不要命了也要弄。我可害怕起来,真个把老女人弄死了我可脱不了干系。

  我双手抱紧白洁,把白洁放倒,只想着赶快让她满足。

  白洁却是一脸的享受,没点要完的意思。我只好尽情地使劲挑逗着。

  白洁终于开始轻微的颤抖,语无伦次的叫“啊..啊…..弄死我…..来了…要来了….我”白洁突然一僵,像个自杀袭击的日本人,瞪大双眼死命瞪着我,全身绷紧表情狰狞而享受,筛糠一样的抖起来。

  白洁瘫软下来,简直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了,气若吐丝。这估计是白洁人到中年以来第一次这样,她满意极了,温柔的看着我,用尽力气躺在我怀里,我拖着疲乏的步履,抱到白洁的大卧室里果拥而眠。

  白洁第二天醒后,浑身无力,却是神清气爽。白洁和我坐在阳台精致典雅的茶亭用茶。“小张,我已经同意你提前毕业了,这段时间里你有什么打算?”

  我给白洁沏好茶“白洁,说实话,我觉得光有金融硕士是不够的,我想攻读经商管理,进军商业市场”白洁饶有兴致“哦,你赶上大显身手的好时机了,商业领域要有一场血战,刀枪剑戟碰撞的声响已不绝于耳”

  我正准备接手卫玲的冠亚商厦,这些话让我有些意外。我最近忙着琢磨怎么毕业,确实忽视了卫玲。细细想来,这几天卫玲是有些反常,像是有什么心事。难道情况有变?我琢磨着“血战”这个词。

  我的茶冒着氤氲雾气。她看着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字当头,争夺不可避免。我们这个黄金商业区有两大龙头商厦,一家是冠亚商厦,另一家是东方商厦,如果不出所料,一个月后二者必死其一”。

  我严肃起来“一直以来两大商厦不都在稳定发展吗?何出此言?”白洁抿一口香茗“因为高峰上位了,他要执剑东方商厦,此人不择手段且盲目激进,惯于破坏游戏规则。依我所见,一场价格战的腥风血雨将由他挑起,他是个价格屠夫。”

  我明白了,狠角色来了。价格战,西方市场早已敬而远之。由于中国市场不够成熟且鱼龙混杂;大幅降价最能获取市场份额,打击对手快,狠,准。冠亚打七折,东方就打六折,冠亚以五折回击。步步紧逼,针锋相对,刀刀见血。

  我仍旧抱有希望“也许只是一种营销策略呢?双方表面价格战,实则为了刺激消费,增加销量?”白洁摇摇头“不会的,我的计算证明,两大商厦初期的价格战已经几近什纳平衡,并有愈演愈烈之势。高峰这次目标是,打到冠亚和东方合并为止。”

  我有一种大敌当前的感觉。价格战的最后只能两败俱伤,即使胜利也是一场伊皮鲁斯国王的胜利,得不偿失。唯一的好处便是赢家通吃,瓜分全部市场。

  这是一场意志力和忍耐力的较量,高峰是一个豪赌命运的疯子,一个违背合作共赢游戏规则的狂人。

  我深吸一口气:“依您高见,谁将略胜一筹?”白洁一笑,却是笑的我心惊胆战“冠亚老总林卫玲是个人物,服务员出身却能嫁入豪门,黄文(老公)离奇去世后更是一步步夺取了冠亚的实际控制权。可她毕竟是个女人,狠不过有备而来的高峰。”

  “另一方面,冠亚和东方的资金储备本应该不相上下,高峰却能有胆打一场持久的价格战,看来他有来路不明的后台支持。如果双方理智一些,都不会借债,这只会让零和博弈变成负和博弈。”

  我有种窒息感,与高峰硬拼会毁掉我的一切,除此之外还有可能负债,让我一辈子不得翻身。要么出局,要么出众,别无选择。我平稳一下心境,这是一个看似无解的死局,但我不能屈服。“那么,冠亚有什么办法能破局呢?

  白洁沉思片刻“不能硬拼,釜底抽薪”。我沉吟着,釜底抽薪,釜底抽薪…….白洁轻笑一声“喝茶,要想进军商业,我劝你投到高峰麾下,前途无量啊”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那么就是说,找到支撑高峰打价格战的背后原因是吗?”白洁想了想“只能如此,不过即使找到釜底的薪,也不能保证抽出来熄灭火焰啊”

  我端起茶杯,茶已凉透,一如我心。

  与白洁分别后,我冥思苦想,却是感到无能为力。生活太艰难了,我寒窗苦读,孑然独立,一步步考到研究生。继续忍受枯燥的学术,寂寞的生活。卫玲母女给我带来了一线曙光,我这条咸鱼终于要翻身时,高峰一铲子让我又糊锅了。

  不过有诗云,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多日不见两个美娇娘,我甚是想念,于是...

  ...约定二位佳人同去温泉浴场,一来放松身心,二来商讨对策。

  日式的温泉浴场,千层曲槛,俯碧水似临风,缥缈桂枝,拂清香于静院,扶疏槐影,移翠盖于幽庭,我包了一处单独的小温泉,闭眼沉思静候佳人。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


  “黄文(老公)!我好想你啊!”欣雨一件黑色连体泳衣,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披落的秀发如黑缎柔软亮丽,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肤,体态有如灵峰秀峦般引人暇思。

  欣雨轻灵的游入水中,如一片苇叶,难以言喻的曼妙。她游到近前搂住我的脖子,我深深一吻,久别如新欢,一吻胜千言。

  紧身泳衣掩不住少女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胴体若隐若现,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成魔之路/秦萧/当时,只道是寻常/静水微墨/除恶扬善古典仙侠仙踪侠影/山里藏玉。
/随机位面大穿越/月下菩提子/戮皇剑/无冽/玄霄仙君/孤星入梦。
/大唐逆天子/席公子/魔王临人间/大山CS4月6日上午,春风荡漾,鲜花盛开,暗杀?雷水文学社?成立大会暨文学讲座活动在多媒体教室隆重举行。
刘伟龙校长代表学校向许副市长汇报了学校疫情防控和复学工作等相关情况,并对学校的一些特色做法进行了介绍。
暗杀,新世纪的高中生?要有志气、有勇气、有才气,担当起伟大的使命,抓住新技术革命的机遇,迎接挑战,勇作时代的弄潮儿?。
为贯彻落实上级校园安全专项整治工作会议精神,确保校园安全稳定,2021年11月5日,校长郭杰,党委书记陈东带领办公室、教学处、总务处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对学校重点部位进行了安全大检查。
暗杀活动,组内成员全员参加,暗杀邀请了宁波市地理教研员郑宇醒老师莅临指导。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