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姐姐让我作-凌无声
<output class="inana"></output>

bobvip16 > 北京您好 > 白洁姐姐让我作
字体:      护眼 关灯

白洁姐姐让我作

我并没有送白洁回家,而是去了一家豪华的宾馆.虽然白洁有些喝高了,可当她踏进宾馆里时,心里一惊,但她还是跟我走进了宾馆,因为此时她太需要有一块地儿,让她休息休息,好好洗洗身体,她脏死了,再也不能忍受身体的怪味了,进了房间,连对房间的摆设她都没有留意,而是一头扎进了卫生间里,将自己彻底的打开,放着温水稀哩哗啦的冲起了凉.却忘记了自己在哪里.

  温柔的水轻柔的落在她肤如凝脂的身上,似乎有一双灵巧的手在温柔的抚摩,使她无限的舒展,透过卫生间里的落地镜子,映出她惊艳的身体,虽然镜子上充满了热气,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性感和娇艳.她的身体充满着青春活力,非常瓷实,高耸的如雪的乳房,似乎刚刚出屉馒头,恨不能抓在手中,微微上翘的屁股,修长丰腴的大腿就是同性看了都会心起波澜,别说异性了.白洁似乎酒醒了,仿佛感到自身所处的危险,她怎么会跟我在宾馆里,而且她在卫生间里洗澡,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在宾馆里冲凉,而且跟我相处一室,她忽然慌乱起来,不知晓自己的衣服到哪里去了,她是在我面前脱的衣服还的背着他脱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她悄悄的把卫生间的门拉开了一条缝,向房间里探望,室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我在房间里看电视,长长的红色地毯上没有她的衣服,她更加紧张了起来,心里说,我咋出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她想喊我,让他递给她衣服,可是她一个姑娘家咋开口啊.她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室内里的电视声音很大,她试图裸着身子走出卫生间,想自己拿回衣服,她把门拉开一条缝,探头探脑的向房间里张望,轻手蹑脚的溜出卫生间,此刻她真怕我出来,看到她的尴尬,心提到了嗓子眼,仿佛要蹦出来,每挪动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房间门半掩着,她从门的缝隙中看到我端坐在沙发里,她那件藕色的裙子和那些贴身的服饰都堆放在另一只沙发上,她的心陡然狂跳了起来.心脏仿佛要蹦出来.咋办?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她在自说自话.

  她怕我出来撞到她,便又匆匆的往卫生间退了回去.

  “咋还没洗完,我的大小姐?”她还没有退进卫生间,我的声音就追了过来,吓了她一身的冷汗.

  她慌张的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心惊肉跳,紧紧的捂住胸口,瑟瑟发抖.

  “你没事吧?”我的脚步声踱了过来,似乎踩在她的心上,疼痛难忍.

  “砰砰”传来了我的敲门声.白洁更加恐惧,惊呼的问,“干嘛?”身子抖得十分厉害.

  “我怕你有事,洗了这么半天了,咋还不出来?”我关心的问.

  “我,把我的衣服给我拿来.”她颤抖的说,声音里充满了颤音.恐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部.

  “好的”我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小姐,衣服给你放在地毯上了.”外面又传来的我的声音.

  “我,你回屋去,”白洁紧张的说,“不许偷看.”

  “好的,遵命.”我风趣的说.便退回了房间.

  白洁等到外面没有了声音,确认我已经回房间了,才谨慎的把卫生间的门轻轻的拉开一条缝隙,向外面张望,只见地毯上躺着她的裙子和内衣内裤,顿时羞涩的满脸通红,尤其是那蕾丝水红的精美的内裤,更让她耳红心跳,这些隐私的东西咋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简直是对她的羞辱.

  她慌张的把这些服饰拎进了卫生间,匆匆的换上,然后平息一下她紧张的心跳,来到房间里,浴后的白洁头发湿润,脸色红润,浑身上下洋溢着迷人的风韵,和醉人的风情.

  白洁光彩照人的站立在我面前,“我,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家,好吗?”

  我怔怔的凝视着她,“忙啥的,今晚就在这儿住吧.”

  “不行,”白洁很坚决的说,“我必须回去.”

  我使劲的吸了一口烟.蹙紧了眉头,没有言语.

  “我不能在外面过夜,”白洁看他无动于衷,有些急了,“我还是个姑娘,怎么能跟你在一起住呢?”

  也许她说她是个姑娘,使我更加动心,他使劲的捏灭烟蒂,“好吧,我送你回去.”

  白洁高兴的去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包,将它挎在肩头,转过身子正好跟我打了个对面.我定睛的盯住她,眼里充满了欲望之火,白洁害怕他的这种火,胆怯的避开他锋芒毕露的眼神.

  “咱们走吧!”白洁催促着.

  “好吧,”我说,“好好看看别落下啥东西.”

  白洁认真收拾自己的东西,发现没有遗落啥东西,“走吧,没有落下啥.”

  就在白洁转身刚想离去时,我将她拦腰抱住,一股百合花的香味扑鼻而来,使我陶醉,“白洁,你真香啊!”

  白洁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晕头转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啥事情,我那臭烘烘的嘴巴急风暴雨似的在她脸上狂吻了起来.

  “我,你疯了,放开我……”白洁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我在这个时候怎能放开她,他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越搂越紧了起来.

  “我,今天不方便,我来红了.”白洁突然急中生智的编了一个拒绝的方法.

  果然奏效,我停止了侵略.“真的?”

  白洁羞红着脸,“恩!”点了点头表士肯定.

  “让我检查检查.”我将手向她裙子里探去.“如果,你敢骗我,你看我咋整治你.”

  白洁惊出一身的冷汗,忙说,“不要,不要……”

  白洁没有想到她会弄巧成拙,我毫无顾及的向她下身摸去. 我并没有摸到红色,而是探到一丝黏涩的湿润,并且裹挟着女人特殊的体味飘上鼻端,他兴奋的吸允着粘满手指上的风骚.将在他怀里挣扎的白洁提溜上床,粗暴的撕扯她的裙子,白洁大声的尖叫,拼命的挣扎.我像一辆重型坦克,将她掀翻压倒.把她的裙子撕个粉碎,她那香艳的肉体凸显出来,破碎的裙子像被揉碎的花瓣散落在飘满香气的胴体上.

  这香喷喷的肉体是我开胃的盛宴,他像一位侵略者,攻城拔寨的把她占领了.

  其实白洁进卫生间洗澡时把衣服脱在卫生间里,由于卫生间潮湿,她把裙子和内衣又放在卫生间外面的红色地毯上,是我趁她不注意,把她脱下的衣裙抱进了房间里,想让她来房间里来拿,再加之白洁喝蒙了酒,就忘了衣服放在哪了.

  宾馆席梦思的床单上,绽放着一朵红色的小花,那是处女花朵的鲜艳的绽放,一生就这一次盛开的机会,却被这个秃头的男人荣幸的获到了绽放的瞬间.

  白洁嘤嘤的哭泣,她咋也不能咽下这种耻辱,一个纯情少女就这样被资本家给演变了.

  事后白洁把我强奸她是事告诉了父母,父母找到总公司,李总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最后我破了点财才算把事情摆平.

  而白洁被调到总公司,做了李总的秘书.

  我对白洁已经无望,只是每当回忆起来,心里还是甜滋滋的,白洁居然还是个处女,就凭这一点就使他留恋,其实中国男人都有一种处女情结.

  没有了白洁我把目标锁定在花娟身上,虽然花娟是位已婚女人,但她很有女人独特的韵味,是那种熟透了的女人的味道,这种女人很有品头,于是他就想方设法接近她,他经常在她的办公室前徘徊.才有了开头的一幕,如果不是中途庞影闯了进来,也许他早就得手了.他不止一次次的骂庞影,他想把庞影找来训斥她一遍,都是她坏了他的好事,他在心里嘀咕着.

  便打电话让庞影到他的办公室来一下,接电话的正是花娟,他想跟花娟调一会儿情,又怕花娟对他有所戒备,对以后的工作不好开展,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花娟啊!我是我,让庞影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找她.”我在电话里说.

  “好的.”花娟应诺着.

  过了一会儿,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他知道是庞影来了,但他不急着问是谁,先让她敲着,从敲门的声音里他知道敲门者很紧张,他想要的就是这种让她紧张的氛围,让来者对他敬畏.使他对他们颐指气使,指点江山.

  “谁啊?”我坐进他的大班椅,将整个身体埋进椅子里,他的大班椅很宽绰,将头靠进椅背上.

  “我,庞影.”门外传来战战兢兢的声音,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请进!”

  “吱溜”庞影蹑手蹑脚的闪了进来,“我,您找我?”

  “回手把门关上.”我在大班椅里动也没动,命令道.

  庞影慌乱的转过身上把门带上,门上的暗锁发出“咔哒”的一声,把庞影吓了一大跳,不由得胆战心惊的望着我.好在我并没有向她这边看,但她的脸还是莫名的红了.

  红了脸的庞影十分妩媚.望着光彩照人的庞影,我心中暗喜,同时也感到荣幸,因为在他的手下有这么多美丽女人,虽然他心里欢喜,但脸上依然严肃.

  “庞影,最近你的业务做的不好,帐本很乱,你这财务科科长是咋当的?不想干吱声.”我板着脸说.

  “我现在的月末,我们也没待着,你也知道,月末这几天很忙,所以就压了一些活.”

  “我不管你月末月初,你拿薪水就得全心全意的为我而工作.现在正是精简的时候,下岗是必然的,我想你别进入下岗名单里去.”我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望着瑟瑟发抖的庞影非常开心,他还想对她捉弄下去.

  庞影自从进了我的办公室就始终站立着,因为我并没有让她坐,所以她就没法坐下来,只好站着听他的训斥.

  我是个官场上的老手,很会玩人,拿捏的恰到好处.他慢慢欣赏眼前这位风韵犹存的女人,庞影身着一件黄色的裙子,裙子的底色衬托她本来雪似的肌肤更加白皙.其实我喜欢肤色白皙的女人,女人漂不漂亮,美不美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性感.他喜欢性感的女人,平时他还真的没太留意庞影,现在仔细端详发现庞影非常性感,丰韵的体态,白皙的肤色,高耸的乳房,乍乍的细腰丰满的屁股,修长丰腴的大腿,尤其是她那富有弹性的大屁股,是他最爱的体位.随着她的动作,它们都很有节奏的抖动,仿佛把他的心都勾去了.

  其实每个女人都有她的可爱之处,只是没有被人们注意,细细的端详我还真的喜欢上了她,

  “我,如果没事我回去了?”庞影望到我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内心有些慌乱.她想尽快的摆脱他的魔爪.

  “啊,我忘了,你坐下来,我还有事找你谈.”我起身,拿了个纸杯,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庞影也随之坐进了沙发里.

  就在我转身想要回到他的大班台前,一股浓郁的芳香扑鼻而来,他在她的身边停留了下来,使劲的嗅着这醉人的香味,他很大胆的说,“庞影,你真香.”

  庞影腾的脸就红了,这纯粹就是调戏,“我,请你放尊重点.”

  “我咋的了?”我摊开手,说,“莫名其妙,女人真是敏感的动物.”

  “如果,你没事我走了.”庞影站了起来.

  你先别走,我一着急手划拉到她的胸脯上,软绵绵的富有弹性奶子使我顿时来了情绪,像刚刚吃完一粒伟哥药劲正在发作中.他顺势将庞影揽进怀里.

  庞影惊呼的尖叫,她的叫声反而刺激了他的性欲,他使出蛮劲将她抱了起来,她的双腿在空中抖动着,两只白色的高跟凉鞋被她抖落在地上一只.

  “放开我,你这个色狼.”庞影在他怀里挣扎着.

  我干脆不去理他,她身上的香气向他袭来,他激动的在她鲜艳红唇上亲吻,一步步向里屋挪去.

  里屋是我休息的房间,屋里设施很豪华,猩红的地毯上放着一张宽绰的席梦思.在这张床上,我不知猎艳了多少女人.室内还有空调,和夜晶电视.

  就在我往里屋抱庞影时,她始终的蹬着腿拒绝着,然而,无济于事,我还是将她摔在了席梦思上.她被摔的有些头晕,我就在她横陈在床上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停的喘着粗气,毕竟一个人的重量都在百十来斤上下,抱一个人还真是一件体力活,虽然是女人,也不轻松.

  我认为女人只要倒在他的床上,就是他的女人了,就可以随心所欲对她进行摆布.

  横陈在床上的庞影春光咋泻,裙裾被撩起,雪白的大腿和微翘的臀部展现在我面前,没有想到向来不引人瞩目的庞影裙里的风光却是这般绮丽迷人.他心急火燎的扒光了她的衣裙,香艳艳的肉体使他心花怒放,魂不守舍,他扒了上去,想要展示他的武功,却被她一个怪异的举动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新月魔发师/火瓢虫/妖娆双煞/拂尘小肉肉/巫咒独尊/赖不掉。
/十方剑道/云之荆/我在阳间开饭店/早晨的雪儿/武场修罗/断线的纸鸢。
/战苍狼/末日的逍遥/霸天狼道/枫中蓝调/万界愿望交易所/三雨江南。
/无敌玄医/季末更寂寞/镇长带领我们发家致富/在海的那一边/客官吉祥/马修罗。
有4位学生录取排位分位列全澳洲考生前4%,83%学生进入前30%行列,其余学生录取排位分也均在前35%左右。
教育实习启动仪式在六楼会议室举行。
   活动共分两个时段。
当他在生活中屡次遇到挫折时,他都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而是不向现实屈服,不断拼搏,坚持创作,最终渡过黑暗的岁月,赢来一生的辉煌。
● 从道山到珠峰,建设高品质示范高中
本次活动也提高了同学们的安全防范意识,让同学们掌握了不少自救互救技能。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